>財經 >資訊>正文十一票房大賣 開盤影視股狂跌 所為何?

十一票房大賣 開盤影視股狂跌 所為何?

  剛剛過去的十一無疑是史上最強國慶檔,各大電影院都出現了場場爆滿、一票難求的情況。隨著假期結束,三部主旋律電影的沖擊票房之旅也基本告一段落。據貓眼電影顯示,截止發稿,《我和我的祖國》票房為22.44億元,《中國機長》票房為20.02億元,口碑不敵另外兩部的《攀登者》成績稍差,票房為8.26億元。

圖片0

數據來源:貓眼電影

  10月8日開盤,《攀登者》的發行方之一上海電影(行情601595,診股)在開盤后直接跌停。與此同時,它還發布公告稱,截至2019年10月6日,上海電影預計來源于該影片的綜合收益為人民幣700至1700萬元。

  而作為電影投資、聯合出品方之一的北京文化(行情000802,診股)雖然沒有跌停,但也沒有逃脫開盤暴跌的命運,跌幅達到9.15%,最終以8.60元收盤。有分析人士稱,這兩家公司的股票崩盤是由于《攀登者》口碑不佳。

  不過,股市與票房的逆向而行并不是個案。實際上,影視概念整體走弱。

  就連口碑、票房最佳的《我和我的祖國》也沒能逃脫。其投資公司、聯合出品公司文投控股(行情600715,診股)在今日開盤后大跌5.56%,午間略有反彈,最終以17.09元收盤。

  開盤后,文投控股還發布公告稱,經初步估算,截至2019年10月6日24時,其《我和我的祖國》票房分賬收益(不包括公司影城對該電影的放映收益、影片版權銷售收益、海外發行收益等)為185至205萬元。

  作為《中國機長》的出品方之一,萬達影業也遭遇大幅下滑,開盤下跌7.54%,收盤前夕小幅回升后又持續下落,最終以16.08元收盤。

  這樣票房大賣但股價狂跌的現象,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有網友吐槽北京文化:“年前重倉北京文化,賭《流浪地球》會火,結果就一個板,票房大賣40多億。公司不會掙錢。”

  近兩年來,熱錢不斷撤離影視行業,資本寒冬從而帶來影視寒冬。同時,自2017年9月開始,政府不斷對影視行業收緊監管,2018年更是監管大年,對演員納稅和薪酬、內容審查制度和題材把控上異常嚴格,導致許多影視項目被暫停或解散。在這兩大因素的作用下,影視劇集拍攝數量大幅減少。新時代證券的研究員認為,這會導致不少公司并購標的業績承諾不達標,因此大額計提商譽減值損失,出現虧損。

  渤海證券預計政策對行業監管將持續嚴格,2019年全年會維持此趨勢。

  另外,影視產品的生產周期一般在1-2年,且都是先拍后播模式,成本確認在前、收入確認在后。新時代證券的分析師指出,如果作品制作是成本處于高位,而播映時遭遇行業調整,下游渠道方收縮會使許多影視項目延期或無法播出,導致影視公司大額計提應收賬款壞賬損失和存貨跌價損失。

  除此以外,還有分析人士認為這是比較典型的“見光死”行情——實際上,股價上漲是一種對未來的預期效應。而在預期成為現實時,股價會不漲反跌。國慶檔碰上影視股正是這樣的情況,在電影沒上映之前,大眾預期票房會大賣,從而股價上漲。但在票房真正大賣時,又會拋售,從而造成股價大跌。除了影視概念之外,此次旅游股也遭遇 “見光死”行情。

圖片0

股市赚钱的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