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理財資訊>正文棚改規模被“腰斬”!炒樓致富將永遠成為過去式?

棚改規模被“腰斬”!炒樓致富將永遠成為過去式?

  二次創業是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中國經濟高速增長已經成為歷史,質量才是未來取勝的關鍵。

  2019年,棚改還是變天了。

  近期不少地方開始公布2019年的棚改工作目標,相比2018年的數據,腰斬的地方不在少數。

  其中,山西從12.52萬套下調至3.26萬套,下調幅度為74%;河南從50萬套下調至15萬套,下調幅度為70%;北京從2.36萬套下調至1.15萬套,下調幅度為51%;西藏從3.5萬套下調至1.89萬套,下調幅度46%。

  從已知的棚改目標來看, 2019棚改目標總量下調幅度超過了20%。

  作為推動三四線城市房價的主要推手,棚改腰斬不僅攪動起2019年的樓市風云,也讓2019年的經濟局面變得更撲朔迷離。

  如何看待中國的經濟?2019年的經濟又會有什么樣的變化?菜導用一個例子來說明。

  如果把中國比喻成一家企業,中國現在經歷著二次創業的陣痛。

  中國的第一次創業,開始于1978年,也就是改革開放。

  改革開放把被壓抑已久的創造力充分發揮了出來,輔以中國巨大的人口紅利,以及經濟剛起步所帶來的低成本優勢,中國經濟很快進入快車道。

  很快,中國成為 “世界工廠”,出口成為最大的經濟支柱。特別是在加入WTO之后,中國成為經濟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國民經濟也實現了騰飛。

  中國創業成功,經營越來越好,賺到了錢,員工的生活也就跟著變好。

  直到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爆發,受到外圍需求暴跌的沖擊,中國也陷入經營困難,珠三角等出口制造業部門收不抵支。

  為了能夠安然度過危機,中國選擇了負債擴張經營。

  時間久了,問題也逐漸暴露出來。比如說過度擴張導致產能過剩,過度負債導致杠桿高企等等。

  而且自08年以后,只要遇到經營困難,中國就采取負債擴張的辦法,久而久之,小問題也變成了大問題。

  當然了,最大的問題還在于員工人心不在。

  過去的高速發展和負債擴張過程,讓員工的積極性慢慢消失,特別是看到全球貨幣寬松導致的房價暴漲,現在誰都只想通過投資和炒房賺錢。

  屋漏偏遭連夜雨,過去中國只是一家小企業,沒能引起其他國家的警覺。

  但是在中國壯大之后,其他企業的打壓也隨之而來。對于中國來說,過往最為倚重的出口經濟,已經成為美國重點打壓的突破口。

  而對中國產業升級的封堵和制裁,則已經不講任何道理,直接擺在了明面上。

  現在負債太高已經不能貸款,出口被打壓、產業升級也遭遇種種困難,企業經營風險上升。

  看到企業這個樣子,害怕企業裁員縮編,員工就更加謹慎了。原本為了買房已經節衣縮食,現在就更不敢消費了。

  倒逼也好,主動也罷,當眾多問題同時暴露出來,中國終于到了需要二次創業的地步。

  與轉型不同,二次創業要拋棄過去曾經使得企業取得一次創業的成功做法,重新建立一個依靠企業整體素質來實現持續發展的體系。

  二次創業是企業生產力發展的一次大飛躍,是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

  這也就是十九大報告中所提到的:“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

  對于內部改革,一方面進行供給側改革,出清過剩的產能,另一方面又進行去杠桿,降低違約破產的風險等等。

  為什么要進行經營改革?因為過去的經營模式員工都看在眼里,行不通就是行不通,如果不進行改革,誰心里都會罵罵咧咧,人心盡失。

  所以才需要二次創業,把員工的心態重新調整到創業時候的心態。

  而且過往的業務模式也確實存在過度依賴其他國家的問題,一旦全球經濟衰退或者貿易爭端爆發,就無路可走了。

  比如說現在中美貿易摩擦之下,過去最賺錢的出口已經不能作為現在的主要業務模式了。

  如果商品賣不出去,那該怎么辦?

  答案是賣給自家人,中國有全球最大的內需,賺自家人的錢,賺到錢之后再給自家人發工資,自家人拿著錢再買自家人的商品,最終形成經濟循環。

  2018年汽車銷量首次下滑以后,1月28日,國家發改委等10部委聯合發布《進一步優化供給推動消費平穩增長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實施方案(2019年)》。

  上面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汽車消費必須穩下來,內需必須拉動起來,只有這樣,才能共渡難關。

  當然,如果想要完成二次創業,不是簡單地刺激消費就可以的,還有很多深層次問題需要改革。

  怎么讓員工恢復創業狀態,這是最難的工作,也是最重要的工作。

  全面貨幣寬松,第一個不答應的估計就是老百姓(603883)了,努力打工掙錢卻跑不贏貨幣貶值,身邊一堆炒房的卻賺得盆滿缽滿,誰還會想要努力工作?

  如果選擇繼續大水漫灌,結果只會是一種情況:債務風險會擴大,居民會把貨幣轉為實物資產,尤其是房產。

  截至2017年末,中國宏觀杠桿率為248.9%,就算是全球經濟見頂,貨幣政策轉向寬松,中國也沒有可以加杠桿的空間。

  所以說,中國宏觀杠桿并不是簡單的總量問題,更多的是結構問題。

  之前是地方政府和國企的杠桿率過高,民營企業的杠桿率較低,因為民營企業一直得不到信貸支持。

  但是民營經濟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

  中國如果不能加杠桿,又想扶持民營企業,大概只有一條路可以走:

  出清無效產能,釋放無效占用的金融資源,合理將釋放的金融資源分配給民營企業,進行定向投放。

  2019年的貨幣政策重點,是局部去杠桿和局部加杠桿將會同時進行。

  如何從出口轉向消費也是一個難題。其實就算沒有貿易摩擦,中國也必然要走消費拉動經濟的道路。

  隨著中國經濟騰飛的40年,不管是土地成本,還是勞動力成本,都已經不是改革開放初期的那個低成本時代。

  低端制造業必然會出走,未來也只能走高端制造業出口的路。

  但是從低端制造業轉型至高端制造業,需要更多的時間和技術,消費就會成為轉型過程中的主要業務模式。

  然而現在對于中國來說,最難解決的問題就是消費低迷,因此2019年的重點也是如何刺激消費。

  消費升級和產業升級是行政刺激消費的主要手段,通過提高消費標準,增加直接需求空間,最終達到刺激消費的效果。

  比如說提高燃料汽車的排放標準,逐漸停止超標汽車的生產和上路等等。

  有了消費需求,也要有消費能力。

  老百姓消費下降的原因主要有兩個,收入水平的限制和高房價的擠出效應。

  收入水平不是想提高就能提高的,但是減稅降費可以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最終提高居民的消費能力。

  而且減稅降費還能降低企業經營成本,企業經營壓力得到改善,也可以間接提高居民的消費能力。

  財政政策在這個時候就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但是任何減稅措施都是需要代價的,加上這幾年各項開支有增無減,財政的壓力也不小。

  在什么地方增收,在什么地方減稅,是2019年財政政策的重點。目前最大的增收地方還有兩個,分別是嚴查偷稅漏稅和開征房地產稅。

  當然了,最讓人頭疼的還是高房價的擠出效應。

  與其他國家不同,中國的房子和許多東西都捆綁在一起,比如說戶籍學籍等等,導致房子在中國處于剛性需求的位置。

  長達10年的貨幣寬松,把中國的房價推上了歷史高位。

  現在的房價已經要用到老百姓的“六個錢包”才能買得起,正常消費已經很吃力,更沒有能力進行多余的消費。

  雖然去年年底山東菏澤闖關限購松綁第一槍成功,但是湖南衡陽取消限價卻被叫停。

  想要靠炒房致富,以后是難上加難了。特別是2019年棚改目標下調,三四線房價暴漲的動力也在逐漸減弱。

  接下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我們都要經歷量變到質變的過程。

  但是如果2019年經濟失速或者全球經濟危機爆發,或許所有人都只有一個選擇,再次重走老路。

  最后還是再強調一下菜導2019年給所有普通人的建議:珍惜工作、保持現金流、別亂加杠桿、降低投資收益期望……

  山雨欲來風滿樓,作為蕓蕓眾生的我們,今年就追求一個“穩”吧!

股市赚钱的密码